优美短篇散文-贝加尔湖畔

  看,那里是什么?你能想到什么?你问。
  懂一个人不难,只是需要一点时间,需要一点距离。
  孤单的白桦林里只剩下一个孤单的我,在这静静的贝加尔湖畔。
  贝加尔湖狭长弯曲,好像一轮弯月镶嵌在东西伯利亚南缘,是全世界最深、蓄水量最大的淡水湖。贝加尔湖位于俄罗斯东西伯利亚南部,布里亚特共和国和伊尔库茨克州境内。是世界上年代最久的湖泊,为世界第七大湖,形状为新月形,中国古称“北海”,曾是中国古代北方游牧民族主要活动地区,汉代苏武牧羊之地,被称为西伯利亚的“蓝眼睛”。湖中动植物资源丰富。湖水质好,被誉为“西伯利亚的明眸”
  在依然有些寒冷的街道上,我感受着人声鼎沸的喧嚣,同时贪婪着春天的阳光,脚步有些散漫,一步两步的向前走去。记得有人问说:为什么要把自己弄得这么散漫不堪?我当时没有回答,只是低下脸颊,淡淡的笑了起来。
  当我踏上西伯利亚的土地的时候,我闻到了空气沁凉的味道,抬眼望去,天高云淡,内心有一种雀跃在升腾,那是一种莫名的欢欣,就仿佛是——我回家了。
  我是如此迫不及待地想要投入你的怀中,就像是在奔赴一场久别之后的重逢。我要拂去你身上还未曾融化的冰雪。我在你耳边轻语,我要唤醒沉睡了一个冬天的你,在春天的风景里,看着你醒来。
  
  篇二:贝加尔湖畔
  酒红色喷薄,氤氲汩汩,静涤着此刻,不滞的内心,似乎,那是在一瞬间,很怕间秒的疏凃,错过了什么,亦或是,什么了过错,彳亍着,踯躅着,仿佛抓住某种残隙,就这样,又,复始。
  到了此刻,才晓得,人的一生,走到最后、走到尽头,能与自己同行的只有自己的灵魂。
  你说,现实与梦想是两条相驳而行的单行线,永远都无法交集。
  我真的看见了呀!那些萤火虫在我身边飞来飞去,那些光亮,忽明忽暗,时隐时现,我不知道它们在这贝加尔湖畔,在这静静的白桦林里生活了多少年,更不知道它们小小的身体里到底积蓄了多少的能量,但我相信了你说过的那些话。
  贝加尔湖彻夜不眠。
  我说,我惧怕所有太过热烈的东西,比如我惧怕盛夏的阳光,在阳光下我总会想要逃走。但我却始终如一地喜欢着能带给我安详与宁静的月亮,喜欢它清澈的眼神,神秘的样子,特别是贝加尔湖畔的月亮,我要看到它的与众不同。
  忘了有多少天没有见到阳光与熙攘往来的人群了,猛的走在人群中,感受着阳光的热情洋溢,颇有些不知所措。不过我依然不认为自己是不合群的,我只是不太喜欢这种喧嚣,还有这种喧嚣带来的种种不悦,可是人终究是群居动物。
  『一』在我的眼里。在你的怀里。
  路随,人茫茫。
  你说,每天的黄昏,男人的声音就会传到小镇的居民家中。
  我没有问你故事的情节。我知道那些故事全部被刻在了那本线装书里。而这样的故事, 小学一年级期末试卷-,只适合永久地埋藏,每一次翻开,都将是一种疼痛。
  我从来没有想到过会有这样一场美丽的梦境。因为失眠,我整夜整夜地听着这首离间作词的《贝加尔湖畔》,结果,那遥不可及的贝加尔湖啊,就这么优雅地出现在了我的梦里。那空灵的美感,那幽深的画面,点化我内心的柔软,我一遍遍的听,一点点感悟,灵魂,缀入岸边的青石,慢慢埋入水中,慢慢的坠入心田。蓝色的水,映着白浪花,是那么美,是那么美。贝加尔湖,千万不要试图看清她的全貌,只是她的眼,已美得过于深邃,纯净的篮,正化的冰,拂一阵风,“滋滋”融化了你的世界。
  
  终于,在抵达贝加尔湖的第二个黄昏,我听到了你嘹亮的歌声。我惊艳于你的声线,你竟然可以把最后一个音符拖唱得美妙至极,然后,暮色开始沉降,我的心也开始沉降……
  你带着我坐上一列老式的乡村火车,沿途停靠的几个小站都有着令人炫目的风景。我看到站台上站着好多美丽的乡村姑娘,她们穿着艳丽的俄罗斯长裙,裹着头巾,用我听不懂的语言,向站台上的游人兜售着花篮里的花。那些花儿,我叫不出它们的名字,只看到它们脱离了原野与泥土,孤单地活在竹制的篮子里。
  前方,眼眸下,瞳孔间,是不同的。
  它在春天的贝加尔湖畔开始,将在满目苍黄的秋天结束。
  你在我眼里,是情深意切的比喻,仿佛天空云霭下的某个观礼。你总是静静地,牵引出一种极致飘渺的韵律。
  经年前后,抬头再看一眼窗外的风景,一屡吹风拂过眼角,掀起稍长的刘海,在刘海瞬间落下的刹那,我看到了燕子的归来,还有树儿的纯嫩的枝桠儿,原来春天来了。于是收拾下凌乱的自己,推门而出。
  湖面上溅起的一朵水花,瞬间打湿了我所有的记忆。一片水域,在无声地诉说着一个久远的故事。我知道,我从来都不是那个故事里的主角,我只是最好的读者,用我纤长的手指,打开储满着所有故事的线装书,用一种恒久的姿态,静静地读。
  而你只是望着静静的贝加尔湖,不语。
  你说:来过贝加尔湖,才会知道什么才是忧郁。
  我从来没有想到过会有这样一场美丽的梦境。因为失眠,我整夜整夜地听着这首《贝加尔湖畔》,结果,那遥不可及的贝加尔湖啊,就这么优雅地出现在了我的梦里。
  我是为何而来到这里,我早已遗忘。只有这一个接着一个的片刻在心间。
  在林间岚气触手可及,青草的馨香浸入心底,在湄边,水面变幻着深深浅浅的蓝与绿,仿佛光影颤动的宝石,却又清澈见底。每一个片刻眼前的颜色都在流动,不可重现,踏过时间的河流,每一个当下,永不会再来。没有千手千眼,再好的镜头能记录的也只是万中不足一的美与善。所以,在这大自然的面前,我放弃了自己的语言。我是她的一片叶子,一颗露珠,一抹霞,一尾草,一块石头,一泓山泉。清晨我舒展身躯迎接第一缕阳光,傍晚我合拢叶片沉入大地怀抱里的安眠。
  ——题记
  站在贝加尔湖畔,听着水声,我知道那是一座不属于自己的水岸,迷失在这紊乱无章的水域里,没有来路,也找不到去路。懂一个人不难,只是需要一点时间,需要一点距离。懂一片湖,其实也不难,在有限的时间里,做无限的靠近。贝加尔湖,你涌动的暗潮里,可会留下我这一段忧伤的心事?即将走出贝加尔怀抱的瞬间,我扭过头再次深情地看了贝加尔一眼,她清澈而神秘的眼光再次明朗起来,我看到了光芒和真理。
  多年前,脑海中,万般,萦着一处念想。
  我们静静地走进木屋,又静静地离开。在离开木屋时,没有告别。老人还沉陷在自己的世界里。我知道,那个世界,才是他最好的时光。


  没有人能够读懂春意的盎然,就像没有人能读懂一首忧伤的歌曲,我们永远无法得知春天究竟是会早点来?还是会姗姗一些?同时我们也无法诠释这首忧伤的歌曲,究竟有没有一丝喜悦暗含其中?我们只是在自己的情绪里,貌似被带动着,其实不过是自己的内心在蠕动着。
  如果能将这一切画下来,该有多好!遗憾的是,我不是画家,我手中没有画笔与画纸,无法将这些可爱的生灵绘入画中,我又能如何去纵情挥墨。
  懂一片湖,其实也不难,在有限的时间里,做无限的靠近。
  我是如此贪恋你的气息,我只是喜欢你给我的这种感觉,哪怕只有这一回。
  『四』在贝加尔湖畔。
  流年,顺着指尖倾泻,缓缓,滴答,滴答。恰似这水流,缓缓,滴答,滴答。负手, 感恩的心文章-,倦着脚,慵坐竹沙,眺望着,那个,不曾瞰望的远间。什么也不做,什么,也不去想。
  挥挥手,木屋和白桦林被我们抛在了身后。我这个太过感性的女子,努力地调整着自己的情绪,平静地看着这里的沧海桑田。也许,多少年以后,故事在我们眼前如云般游走;也许有一天,故事和故事中的人都会被人们遗忘,但那些懂你的,知你的,爱你的,不会因此抹去这份记忆。
  
  离开贝加尔的怀抱,我再次抬头望向夜空,忽而发现月亮身边出现了金星、木星环绕在月亮的周围,我惊叹着“双星伴月”的美妙,原来月亮这个女神也有星星敢于求爱了!我忽而发现这个世界其实还是很可爱的,那些捣乱的人只是暂时的而已。在渐行渐远的步伐中,我在思绪中沦落了,当我从深思中再次醒悟过来的时候,抬眼望去,东方已有几丝鱼白!

散文网首发:

  那个春风沉醉的黄昏,许多故事都将成为故事,许多故事又将初生。转过身,将是柳暗花明。
  这对恋人在篝火与月光编制的美梦中深深的依偎在一起,我默默地祝福着他们,希望他们多少年后,还可以依旧在贝加尔充的湖畔感受月光的爱意,纪念他们坚贞不渝的爱情!我抬起沉重的步伐,转身离去,莫名想到:人生不过是你斟酌,我举杯,平平淡淡最为珍贵。
  梦幻中,我在似水流年的贝加尔河畔行走着,月亮紧紧得跟随着我,用它淡淡的却无私的光芒照耀着我前进的道路,我不知道我将要去何方,我只知道我还是会如此散漫不堪的活着,也许我无法让这个世界因为我的存在而稍稍改变,但至少我知道自己会坚持自己的性格活着, 黑板报打一成语-,就像贝加尔和月亮一般,千年不曾改变,即便稍有改变也是自然的召唤。我们来自自然,最终被自然所召唤,也是最美得的结局了!
  前方,眼眸下,瞳孔间,是相同的。
  贝加尔湖,是一处让人温暖却伤感的地方,那层林尽染的艳丽山景,绚丽的白桦林,温暖相拥的篝火,秋雨濛濛下的西伯利亚旷野的湖面。乘着小船向湖心划去,湖水清澈见底,水草秀美而温柔,像恋爱中的人,温软透明的心。李健的歌声,贝加尔湖畔,是萦绕这世上最动人的旋律!漫漫的……漫漫的……勾起了所有美好的过往,想起了:在你的怀里/在我的眼里/那里春风沉醉/那里绿草如茵/月光把爱恋/洒满了湖面/两个人的篝火,照亮整个夜晚。
  篇四:贝加尔湖畔
  篇三:贝加尔,湖畔
  
  你说,很多年前,人们想要在这里造一条平整的路,便于小镇居民的出行,却又由于某种原因终止了工程。于是,它就只能以这样的姿态无奈地停在这里。很多时候,这个小镇是孤独的,因为没有人愿意走进它。就连小镇的居民,也纷纷离开它,去外面的世界寻找精彩。他们在年少时离开,出去流浪,却在年老时归来,回来时,背已佝偻,发已苍白……那个小镇,就这么孤单地被人们遗忘在贝加尔湖的深处。
  弱冠时,内心仿佛盼着,找到,梦的归期。眼间黑白,清澈着,恍然,浑浊着,泠然。似乎,难究其分明,闭着眼,脑海间回荡,难以入魅,睁开眼,又一天,又是一天。看到的,听到的,似乎这些,已经,了然。
  贝加尔湖,是一处让人温暖却伤感的地方。
  啊贝加尔湖畔的音乐还在耳边回荡,青春年华的倩影早已消失无踪,继而代替的是叫着夕阳的名字,她披着独特的大衣遮盖了整个世界。岁月无情,我再也看不到青春的调皮,再也看不到她那甜美的微笑,仿佛贝加尔湖的眼睛也消失不见了。有些畏惧,但却也稍纵即逝,至少我还在贝加尔的怀抱中,此刻月儿很适时的迈着轻盈的脚步走了出来,对着我微微一笑,将我从贝加尔的梦幻中拉了出来,让我深情地投入了她温柔的月乡
  篇五:贝加尔湖畔
  终于,萤火虫都飞走了。
  是的,那是他心爱的姑娘……在年轻的时候,他离开了这个贫穷落后的小镇,去城市寻找更好的生活。他离开了一心一意爱着他的姑娘,他在城市享受着繁华,渐渐地忘了小镇与这个在小镇里等他回来的姑娘。一直到他老了,才想到要回来。后来,等他回来时,才听人们说起,他心爱的姑娘已经在贝加尔湖湖底沉睡了很多年。再后来,他就建立了这个私人电台,一遍一遍地向人们重复着他永远都无法找回的爱情。
  你说,贝加尔湖的夜晚没有灯火,但白桦林深处会有无数只萤火虫,如果你害怕,可以随着萤火虫一起向前走。那些亮光,虽然微弱,却可以给你勇气。你会看到无数白色的流光散开来,随即升起在你身边缭绕,你会看到世间最亲和的微笑,告诉你,随着这缕亮光,所有的愿望都会实现。
  而立,不惑,天命,花甲,古稀,耄耋……
  荏阴,徐徐轻敲,冉冉,滴答,滴答。将比这沙钟,冉冉,滴答,滴答。远方的小舟,浮沉中,渐行,渐远。垂手,踱着步,漫着滩沙。寻着,那个,不曾企及的瞬间。什么也不做,什么,也不去想。
  我顺着你手指的方向望去,看到一座独木桥。桥的那端,是一间低矮的木房子。走进去,才知道,原来那是古镇上唯一的一家小型电台。游人可以走过那座独木桥,随意地参观。电台很是简陋,但有一种怀旧古朴的气息在空气里穿行,很容易让人生出一种恍惚感,回到年代久远的时光里。
  在似水流年的贝加尔河畔行走着,月亮紧紧得跟随着我,用它淡淡的却无私的光芒照耀着我前进的道路,我不知道我将要去何方,我只知道我还是会如此散漫不堪的活着,也许我无法让这个世界因为我的存在而稍稍改变,但至少我知道自己会坚持自己的性格活着,就像贝加尔和月亮一般,千年不曾改变,即便稍有改变也是自然的召唤。我们来自自然,最终被自然所召唤,也是最美得的结局了!
  在我即将与贝加尔湖告别的时候,你带来了那位老人去世的消息。我站在山坡上,身后是静静的贝加尔湖,眼前是成排成排的白桦林,老人的木屋掩映在一片浓重的暮色里,在最后的一缕斜阳里不言不语。
  往事,随风。
  我不相信有地狱,但我确信有天堂。
  如果能在这片白桦林里,有一架白色钢琴,那该有多好!如此,我可以坐在钢琴前,弹上一曲,让我的飘忽不定的思绪沉落在琴声里,将往日那一幕幕在记忆中重现,让我的魂魄随着琴声飞扬。
  月光抚摸着我的脸庞,在朦胧中我仿佛看到了两个人,还有一堆篝火,在这对篝火上纷飞着一些小昆虫,这两个人像是一对恋人,我看着他们有说有笑的欢快,静静的欣赏着,脸上不禁挂起一丝微笑,篝火与月光和惬意的融合在一起,这样的光芒要比独霸城市的霓虹自然、唯美得多!
  这片水域,这静静的湖面,收纳了他们的青春。爱情。相聚与别离。
  在这片蓝色天堂中,所有的隔阂都将会一一消失。永恒的蓝,在永远的天堂里,层层叠叠,将我包围,将我的心也滋养成一片碧蓝。
  你说的那个小镇是那般的原始,甚至有点破旧。一半是土岸,一半散落着凌乱的石头。泥土与石头中间居然还盛开着一簇簇黄色的野花儿。这些花儿与姑娘竹篮里的花不同,它们相对来说是自由的,可以沐浴着阳光,享受雨水的恩泽,自由地盛开。
  贝加尔湖,你涌动的暗潮里,可会留下我这一段忧伤的心事?
  似乎,那是一片迹见的净土。追忆中浅尝,不曾寻觅,又如置身瓢泼。怎那般的情景,似乎未曾相见,但,又似曾相识。水天相隔,身临其境,笑着,哭着,疯魔着,恬然着,周而,惘然着……
  夕阳很顽皮得拉扯着我的影子,渐渐拉长,直到不像我的影子,虽然我在贝加尔的眼睛里沉睡着,但我依然可以感受到夕阳的抚摸。微微绽开双眼,却再也招不到夕阳的身影,继而代替的是叫着夜的生灵,披着她独有的大衣遮盖了整个世界,我再也看不到夕阳的调皮,也再看不大绿草的微笑,还有贝加尔湖的眼睛也消失不见了。有些畏惧,但却也稍纵即逝,至少我还在贝加尔的怀抱中,此刻月儿很适时的迈着轻盈的脚步走了出来, 精典语句-,对着我微微一笑,将我从贝加尔的怀抱中拉了出来,我深情地投入了她温柔的月乡。
  他在读什么?我问。
  『三』多想某一天,往日又重现。
  当下,有太多弥足,且行,且珍惜。即便,那般空瞑,至少,还有远方和诗。
  即将走出贝加尔怀抱的瞬间,我扭过头再次深情地看了贝加尔一眼,她清澈而神秘的眼光再次明朗起来,我看到了光芒和真理,我始终相信在这个世界上,唯有光明与真理可以得胜,再黑暗也不过是暂时得自然交替。
  我问:这里,是否是收藏忧郁的天堂?
  我说,我终究不能长久地留在你的身边,我终于还是那匆匆而去的过客。来过,终究要离去。
  『二』这一生一世。这时间太少。
  同行的小伙伴问我一直不见人影是都跑去跟谁玩。我无法回答,我只是,从这片林,到那片水,从这朵花,到那株小草,在山中低语,在船头歌唱。也许在这山水里,就这样不知不觉地,我在与自己内心的孩子相遇。孩子,她只是玩,自由地玩,舒服的玩,不管太阳晒不晒,风大不大,不管别人在哪里,不论镜头在何处。去掉所有的繁琐,拿掉所有的标签,她玩,不是为了记录,不是为了展现,她只是蹦跳,只是嬉闹,只是单纯,只是单独,她并不孤独,她只是无法以语言描述那在她左右的陪伴。
  在白桦林间奔跑,是孩子撒欢儿般的感觉,漫步贝加尔湖畔,任风吹起衣衫,发丝零乱,鸥鹭彷佛近在眼前。我不知道我是谁,我只是在千万年无涯的时间里恰好在此刻来到这里的一个旅人,一个无名的灵魂。灵魂为什么要有名字呢?灵魂需要标记吗?灵魂怎么会去问我是谁?灵魂会迷失于提问吗?我只是奔跑,只是跳跃,只是沉默,只是张开双臂挥动双手,却不知道是在跟谁打招呼,也许是这土地,也许是这河流,也许是这山风,也许是这浪花,也许一切都不是,也许一切都是。
  一个多小时后,你说,该下车了。小镇就在前面。
  再往前走,我看到了一片白桦林,白色的树干,灰绿的树冠,还未曾泛黄的稀疏的叶子在春风里来回摆动。白桦林一边是几间红白相间的木屋,每间屋子后面都有一个大大的院落,里面种植着土豆与瓜果。“当当——当当当——”从远处传来了教堂的钟声,一声低过一声,就这么灌入我的耳中。
  木屋的一角,有位满头白发的男人正坐在那里,专注地播音。他的嗓音低沉浑厚,他的眼前没有文稿,只有无法言说的苍茫。
  站在贝加尔湖畔,听着水声,我知道那是一座不属于自己的水岸,迷失在这紊乱无章的水域里,没有来路,也找不到去路。
  贝加尔湖的夜晚,冷寂在一片浓重的黑色里。我没有等到月亮挂在贝加尔湖的上空,它沉沉地睡去,在如水的夜里。贝加尔湖畔的夜晚,只有风迈着步子缓缓前行。静默的白桦林,像是在凝思着什么。
  我一直有一种错觉,像是曾经去过那里。在一个春风沉醉的日子,我从绿草如茵的湖畔走过;在月光皎洁的夜晚,在静静的湖畔静静地坐着,看月儿轻吻湖面,那般的情深。(中国散文网 )
  孩提时,总梦想着远行,渐变的大千,每天,总是那般不似,随着长河退让,远了,暮的,又近了。色彩斑斓,执着一期,就这么向前走着。哦不,应该是,逐流着。该有的,不该有的,似乎这些,已经,不再重要。
  来到贝加尔湖畔,微微闭合双眼,感受微风在耳边咻咻着,我仿佛躺在贝加尔的怀中,蔚蓝是贝加尔的眼睛,我凝望着她的眼睛,在春风中渐渐沉睡,在沉睡中依然是绿草如茵的世界,我喜欢这种感觉。在这个世界里,唯独可以感受到的就是一种宁静,这种宁静让我深深的沦陷,我宁愿在这种宁静中静静老去,直到死去。可是我知道我不能,现实这个怪物会恶狠狠得将我拉回现实,所以我尽情的享受,享受这来之不易的感觉,这来之不易的幸福。
  于是,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把自己弄得这么不堪,但是我喜欢这样的生活。就像很少有人愿意读我的文字,很少有人愿意去读懂我的文字。高谈阔论渐渐稀少了,习惯在沉默着思索,在思索中表达,在表达中不知所云,慢慢的就成了笑话,也可以说是疯子。
  斜阳,眷着十色黄昏,轻触下,点点勾折,晕着,那抹微醺。

  此间,无言。
  余波,还在相互嬉戏着,山水间,充斥着童稚铃音,喧嚣频频。随着鱼跃,伴着海螺笙箫,鸣出阵阵。和着风,传了好远,好远,直到在水平线的余角。逝去的黄昏,春来,春去,秋意,渐浓,雨霖铃,怎堪清秋。忽觉噤澶,不自,紧了紧身上的寒衣。
  月亮将温柔散发着爱意的光芒散在贝加尔的湖面上,我呆呆地欣赏着这唯美的画面,如果,我说如果我是一个画家,我会用心画下这一幕,这一幕记载了太多的美妙,在现实中永远看不到的美妙,也许这是假象,但我确定这个假象要比现实的假象真实得多。或许在虚假的现实生活久了,趋于钟情虚假的贝加尔月光的风景了罢!
  篇一:行走在贝加尔湖畔
  他的卡秋莎?我问。
  你说,要带我去湖边的一个小镇。
  你说,他在讲述他的卡秋莎的故事。
  那一刻,当我遇见你,你在我眼里,我在你怀里。你是一抹深意,篆刻着心底特殊的字迹。你是投入在我眼底的一抹望不到边际的蓝,我知道,那是天堂的颜色。
  我一个人来,最后还是要一个人离开。你的怀抱很暖,却不属于我。
  这种感觉上次在陌生的地方出现是在科尔沁还是云岗,我已经记不清了,而塞外的空气里似乎总是蕴含着回家般的味道,却每次都会在呼吸到的一刹那苏醒。那开阔的,高远的,那清朗的,明晰的,是我内心不可抑制的热情被触动的地方。
请尊重我们的辛苦付出,未经允许,请不要转载情感文章_美文故事_散文欣赏的文章!
上一篇: 我还是在等待-怀念战友的好文
下一篇: 爱情美的样子-就这样一天一天的熬过来了